网吧自学代码获百万科技奖小伙:“我不是一个好的示范”

记者/王拓 摄影记者/缪睿哲

编辑/成序

近日,中国第一档程序员真人秀节目《燃烧吧!天才程序员》热播。参加节目的选手,有的是国内外顶尖大学的学霸,有的是业内顶尖高手。他们要在48小时的极限时间里,通过安全攻防和AI识别,分为4支战队解决一个保护野生动物的难题。

密集的赛程,反转频出,职高辍学生何立人所在战队笑到了最后,而何立人卓越又不按常理出牌的攻防技术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央视网主持的微博话题“成都小伙网吧自学代码获百万科技奖”——说的就是何立人,截至红星新闻记者发稿前,话题阅读量已达2.1亿。

10年前,在安徽合肥某职高门口的一所小网吧里,在一众玩游戏的厮杀声中,何立人曾用馒头就着老干妈,不知花了多少个通宵,彻夜自学网络攻防技术。生活费300一个月,一个通宵网费5元,渴了,就喝一口自来水。“当时我被视作一个怪人,我盖过的被子都被他们扔过。”何立人坦言。

而今,别具一格的成才之路,让何立人成为一个冉冉升起的“科技偶像”。但在面对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他却直言“我不是一个好的示范”。“是怕孩子们效仿吗?”他干脆地回答道:对!

现在,落户成都的何立人已开始新的创业旅程,正和他的同仁们一起,投身于一场更热血的伟大事业——向网络犯罪开炮!

其他队只有2000多分时 他拿下16000分碾压全场

人迹罕至的自然保护区,是野生动物栖息的王国。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科学家们会在不干扰它们的情况下,用敏感摄像头拍摄它们的照片。但是这些照片由于数量庞大,且受限于气候、环境等因素质量参差不齐,导致对动物进行识别、鉴定和统计的工作,依然相当繁重和困难。根据节目主办方蚂蚁安全实验室的介绍,《燃烧吧!天才程序员》的选手们便致力于用技术和智慧解决这些难题。

节目中,他们需要在48小时内解决节目组设下的两大赛道难题——攻防赛道的层层内网渗透,就是在虚拟的网络密室中拿到每个关卡的通关钥匙;AI赛道要训练出能精准和高效识别野生动物的AI模型,过程中还要通过合作获取珍贵的数据资源。

密集的赛程,反转频出。

在战队内负责攻防的何立人,主导了第一次反转。在比赛刚进行不久,在各战队都还在攻防赛道内争取一两百分的积分时,何立人通过技术手段获得服务器相关权限,拿到“C区”第一个核心“FLAG”,以16000分碾压全场。据介绍,过程中的技术难点甚至不是何立人擅长的领域。

“他一开始就建立了巨大优势,拿下‘一血’(电子竞技中完成首个击杀的用语),所以我败给了他。”另一支战队的攻防选手,早已在网络安全领域叱咤风云的顶尖极客“二哥”童永鳌说道。

此时,另外两支没做过相关检测任务的战队,一度只拿了0分。但此后的赛程中,在一天的高强度学习后,他们又一度将比分反超。何立人所在的战队,一度在AI赛道积分上跌落至第三。

“刚嘲讽‘腹黑’(节目选手),说你们就是万年老二。万一自己真的也得了一个第二,想到他要嘲讽我,心里面还是很难受的。”当时,何立人在节目中看着窗外的上海外滩说道:“如果拿不下D区的一血,我跳黄浦江。”然而他的队友也足够给力,在接近比赛最后的环节中拿下了D区一血,也是很关键的2000分。

比赛最后的10秒倒数中,何立人一边说“好紧张”一边趴在队友身上:“我在曾经的比赛中,最后的5分钟被对手反超过,落下了后遗症。”

最后的剧情是,何立人的战队保持了优势,获得冠军。是什么决定了比赛?他的队友琦玉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我们的攻防大神在比赛进行到1/3的时候拿到了16000分,其他队这时才2000多分。”

馒头就着老干妈 泡在网吧自学网络攻防

说到何立人的中考,显得有些“滑稽”。那年的考场中,他感觉很无聊,便酣睡过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口水沾满了卷面,这也直接导致了考试的失败。为了摆脱家人的管束,他选择去合肥就读一所职高。

学校的课程他并不感兴趣,校门口的网吧成为他的“归宿”。一开始他沉迷于游戏,但几款游戏玩下来,在浩方平台(一款游戏对战软件)上渐渐找不到对手,于是开始琢磨要玩些比游戏更好玩的东西。

何立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时候为了玩移动大厅内的电脑,他就曾通过观察工作人员输入密码的手势,破解了电脑的密码,那是一种很粗浅的黑客技术,但也启蒙了他。再后来,家里的电脑中病毒后,他想的不是杀毒,而是追踪到病毒的来源。

探索的过程中,他渐渐了解到那些知名黑客的传奇故事,了解到“中美黑客大战”的风风雨雨。他立下一个flag:“将来也要用黑客技术为国而战。”

于是,在一众游戏的厮杀声中,何立人开始在网吧学习网络攻防技术。他泡遍各大黑客论坛,也看了一些黑客技术的书籍,照葫芦画瓢一步步学习;他也融入了一些黑客圈子,向高人请教。

“那时候,我几乎天天都泡在网吧里上通宵,5元就能包夜。”何立人说,当时他的生活费300元每月,为了省钱常常只能馒头就着老干妈充饥,渴了,就喝一口自来水。支撑他的,是对这门技术的极度热爱。

数不清过了多少个夜晚,量变起了质变,在当年还不大的黑客圈子里,何立人渐渐得到认可。也在那时,何立人就读的职高校长跑路了,他被迫辍学。但幸运的是,他拿到了上海一家公司的聘书,做起信息安全方面的工作。

回想起这一路的经历,何立人告诉记者:“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的示范。”红星新闻记者问:“怕孩子们效仿?”他斩钉截铁地答到:“对!”

落户成都创业开公司 向网络犯罪开炮!

2017年,一家名为“无糖信息”的科技公司在成都高新区成立,初创人员有9人,何立人是其中的一员。四川大学生物学博士童永鳌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与何立人一样,也是在网吧里自学的黑客技术。

这群人立志要当“白帽子”。“有的人用黑客技术开发病毒、攻击漏洞等,称为黑帽子;而白帽子的工作是维护网络、计算机世界的安全。”童永鳌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无糖信息”的业务,主要是展开警企合作。他们的官网上,从公安部到各级公安厅、公安局,展示了上百家合作的公安单位。当警察在前线打击犯罪分子时,是何立人和同仁们在背后默默提供技术支援,用技术与犯罪分子周旋。电信网络诈骗,各类新型网络违法犯罪,例如刷单诈骗、贷款诈骗、“杀猪盘”诈骗、冒充公检法、冒充客服诈骗、网络赌博、网络传销等,都是他们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的对象。

“举个例子,当你收到一条诈骗信息,我们要根据信息,突破犯罪分子设下的伪装,找到来源。再例如,我们还开发了诈骗信息预警系统,当你收到这类信息时,警方可能会发来预警短信或直接打电话提醒你,这后面就有我们提供的技术和大数据支持。”何立人和童永鳌介绍。

除了与警方合作,他们的业务也面向企业和个人,提供信息安全保障。近4年来,通过不懈努力,他们的团队从9人发展到150余人,搬进了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也屡获省、市、区、街道四级政府颁发的各项荣誉。2018年,他们也曾在成都举办的“巅峰极客”赛事上荣获冠军。

业余时间,公司还用自身的技术做一些公益项目。2020年疫情初始,媒体会频繁发布一些寻找密切接触者的新闻,但海量的信息中,寻找自己的坐过的航班、车次显得较为繁琐。为了方便人们查询,宅在家中的无糖成员们,顺手开发了后来被很多人使用过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同行程查询工具”。据无糖信息联合创始人刘洋介绍,该系统上线后曾在一天内达到2亿访问量。

近期,他们公司又准备了5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送往全国打击网络犯罪的一线工作人员。

对话:怎么看待自己的经历?

“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的示范”

“万万没想到一群程序员会成为我的新晋’爱豆‘(偶像)!何立人的成才之路也太野了吧。”追完这档节目后,一名拥有7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感叹道。

这种“野”,贯穿在何立人的一言一行中。在各式各样的新闻当事人之中,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的他,回答问题方式也显得尤为野性。

红星新闻:“为什么在网吧里学习?”

何立人:“他们可以在网吧里打游戏?我就不能在网吧里学习?我觉得都是正常的。”

红星新闻:“职高辍学自学成才,你现在怎么看待自己的经历?”

何立“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的示范。(怕孩子们效仿?)对!”

红星新闻:“为什么参加2018年成都举办的‘极客巅峰’大赛?(当时他也得了冠军)”

何立“为了落户,这个比赛有人才引进政策。”

红星新闻:“为什么选择在成都生活?”

何立“因为美食和美女,来成都后我长了80斤,还找到了老婆。”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